Paul Garr 葛博森

CHIN312, Spring 2009

 

中西建筑

 

 

随着全球化的加深,在中国越来越多外国人开始设计建筑。但是外国人来建新颖的建筑产生了很多问题。比方说巴黎人本来觉得贝聿铭的玻璃金字塔与卢浮宫的风格迥异,不应该放在一起。无独有偶,一个法国人也为了中国设计了一座体育场,叫做鸟巢。跟巴黎人一样,中国人起初不喜欢这个新的地方。西方的建筑跟中国的为什么那么大相径庭?

这两个地方的建筑观念可以说很不一样。我的第一个话题是西方的建筑方法。那两位设计师,保罗安德鲁和赫尔佐格,都说他们想用建筑来表现人们的希望、生命跟梦想。看建筑的时候,找得到这样的概念。比方说,欧洲有很多古老的大教堂以梦想作为建筑的观念。比方说圣彼得大教堂跟米兰大教堂都是巨型的建筑,里面很漂亮,让人感觉很渺小,使他们思考这个地方是不是神圣的。

中国的方法不是这样。中国的设计师强调的是天人合一跟传统的等级。比方说北京故宫以等级为主。故宫的高度、颜色跟装饰都让别人知道这座建筑很重要。很明显的方面是屋顶上的吻兽:只是故宫有十一只吻兽。这传统的建筑观念很重要,不光有钱有地位的人,甚至老百姓也遵守这样的观念。这个制度那么重要,中国人看不惯西方人设计的鸟巢。

我自己是费城人,所以我对费城的建筑比较了解。他们每一次建新的建筑,每一次改变我们的风景,就有很多人批评这个改变。在我家的附近最近有很多新的房子,森林被建筑取代了。除了房子以外,也有很多商店和停车场。我第一次看这些改变的地方,我以为永远都看不惯,可是我现在承认这是我居住的环境。西方的设计师在中国建建筑有类似的概念;以前这个地方都有一种东西,可能是树或者天人合一的建筑,可是现在没有一样的风格。一定的时间以后,人们会忘记以前的样子,很快会看惯新的建筑。

建新的建筑的时候,当地人一定不会习惯新的地方,但是过一定的时间以后,人们可能会区分新颖的与古老的。西方跟东方的建筑观念可能是不同的,可是在很多方面还比较类似。为了表现等级或者梦想建筑有很多装饰,用很漂亮的颜色。为了代表天人合一或者生命建筑可以模仿自然。虽然我们有不一样的观念,可是我们的办法却大同小异。一定的时间以后,人们会发现融合中国的观念跟西方的不一定是一件很难的事情,可以有很好的结果。

 

Back to the Menu